<form id="flfzl"><nobr id="flfzl"></nobr></form>
<form id="flfzl"></form>

<noframes id="flfzl">
<form id="flfzl"></form>
<noframes id="flfzl"><address id="flfzl"></address>

<noframes id="flfzl"><form id="flfzl"></form>
<form id="flfzl"><nobr id="flfzl"></nobr></form>
<address id="flfzl"></address>

比知識更重要的,是這6個行動學習思維方式!

2021-02-01 15:11:59

據說約瑟夫·熊彼特曾在課堂上批評牛頓,指責這個如假包換的物理學天才只顧閉門思想,沒有將他思考推理的方法公開而留諸后世!這批評有點道理。但牛頓在物理學上的豐功偉績,是他在逃避瘟疫的兩年中想出來的;其后就再沒有什么重大發現——雖是曇花一現,但這“一現”卻是非同小可。愛因斯坦的思考方法,屢見經傳:可惜他天賦之高,遠超世俗,要學也學不到。

GPS目標管理

有些朋友以為愛因斯坦既然可以不用資料而將相對論想了出來,他們也可照樣推理。但愛因斯坦所能辦到的,跟他們有什么相干?不自量力,以此為最!愛因斯坦的思考方法很可能是那自命不凡的人的一種思想障礙。我不僅不敢與牛頓或愛因斯坦相比,就是半個天才也算不上。

但正因為這個緣故,筆者倒可以寫一點有實用性的思考方法。我的思考方法是學回來的。一個平凡的人能學得的思考方法,其他的凡夫俗子也可以學。天才的思考方法是天才的專利權,與我們無關。筆者綜合了普通人也可作為實用的思考方法的大概,分析如下——

誰是誰非不重要

假如你跟另一個人同作分析或辯論時,他常強調某一個觀點或發現是他的,或將“自己”放在問題之上,那你就可以肯定他是低手。

思考是決不應被成見左右的。

有些人認為米爾頓·弗里德曼(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,以主張自由巿場經濟而知名)好勝、強詞奪理地去維護自己的觀點,這是錯的。佛利民的思想快似閃電,但他認錯更快!

因為他認錯太快,往往給人的印象就是沒有認錯。在我所認識的高手中,沒有一個推理時將“自己”加上絲毫重量的。事后“領功”是另一回事。

同樣地,在學術上沒有權威或宗師這回事——這些只是仰慕者對他們的稱呼;我們不要被名氣嚇倒了。任何高手都可以錯,所以他們的觀點或理論也只能被我們考慮及衡量,不可以盡信。

高手與低手之分,主要就是前者深入而廣泛,后者膚淺而狹窄。

問題要達、要淺、要重要
要有不同答案的可能性

問題問得好,答案就往往得了過半。在“讀書的方法”一文內,我述說了求學時的發問主旨。以發問作為思考的指引,有幾點是要補充的。

01

問題要一針見血

這是弗里德曼的拿手好戲。你問他一個問題,他喜歡這樣回答:“且讓我改一下你的問題?!彼桓?,就直達你要問的重心,十分清楚。

我們凡夫俗子的仿效方法,就是要試將一個問題用幾種形式去發問,務求達重點的所在。

02

問題要問得淺

這是阿爾欽(阿門·阿爾伯特·阿爾欽,現代產權經濟學創始人,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經濟學名譽教授)的專長。談起貨幣理論,他問:“甚么是貨幣?為什么市場不用馬鈴薯作貨幣?”

當經濟學界以功用的量度困難為熱門的爭論時,阿爾欽問:“甚么是功用?什么是量度?我們用什么準則來決定一樣東西是被量度了的?”這是小孩子的發問方式。

后來阿爾欽找到了舉世知名的答案。量度不外是以武斷的方式加上數字作為衡量的準則,而功用就只不過長這些數字的隨意定名。

假設每個人都要將這數字增大,就成了功用原理。這武斷的方法若能成功地解釋人類的行為,就是有用的,而功用本身與社會福利無關!

03

要斷定問題的重要性

判斷問題的重要性并不大難。你要問:“假若這問題有了答案,我們會知道了些甚么?”若所知的與其他的知識沒有甚么關連,或所知的改變不了眾所周知的學問,那問題就無足輕重。

有很多問題不僅是不重要,而且是蠢問題。什么是蠢問題呢?若問題只能有一個答案,沒有其他的可能性,那就是蠢問題了。

企業目標管理

不要將預感抹殺了

邏輯是推理的規格;但若步步以邏輯為先,非邏輯不行,思考就會受到壓制。

不依邏輯的推理當然是矛盾叢生,不知所謂;但非經邏輯就想也不想的思考方法,往往把預感抹煞了,以致甚么也想不到。

邏輯學——尤其是數學邏輯——是一門湛深的學問,但若以邏輯先入為主,就會弄巧反拙。

邏輯是可以幫助推理的正確性,卻不是思想或見解的根源。

科學方法論是用以證實理論的存在,但它本身對解釋現象毫無用處。那些堅持非以正確方法推斷出來的思想是犯了規,不能被科學接受的觀點,只不過是某些難有大貢獻的人的自我安慰。

轉換角度可事半功倍

任何思考上的問題,是一定可以用多個不同的角度來推想的,換言之,同樣的問題,可用不同的預感來試圖分析。

在這方面,我認識的高手都如出一轍——他們既不輕易放棄一個可能行得通的途徑,也不墨守成規,盡可能用多個不同的角度來推想。

茅塞是一個很難解釋的思想障礙,是每個人都常有的。淺而重要的發現,往往一個聰明才智之士可能絞盡腦汁也想不到!但若將思想的角度稍微轉變一下,可能茅塞頓開。

想不到的答案,大多數不是因為過于湛深,而是因為所用的角度是難以看到淺的一面。

例子遠勝符號

推理時可用例子,也可用符號;有些人兩樣都不用,只是照事論事,隨意加點假設,就算是推理。

后者是茶余飯后不經心的辯論,算不上是認真的思考。有科學性的思考,用例子是遠勝用符號的。

數學是以符號組合而成的一種語言;嚴格來說,任何語言文字都是符號。畫面是沒有符號的,但也是表達的一種方式。用大量的字來表達畫面,就成了例子。

思想是抽象的。要證實抽象思想的正確性,數學就大有用途,因為它是最嚴謹的語言。但有效的思考方法卻是要將抽象現實化。

百思不解就要暫時擱置

人的腦子是有著難以捉摸的機能——連電腦也能想出來的腦子,其機能當然要比電腦復雜得多。

拼命想時想不到,不想時答案卻走了出來,是常有的事。

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,時間并沒有白費。將問題擱置一旁,過些時日再想,可有奇效。就是不再想答案也可能會在無意間得到的。

科學上的思考是一門專業。跟其他專業一樣,熟能生巧??梢愿嫖康?,就是無論問題看來是如何的深奧,好的答案往往會比想象中淺的。

福运快三